玖儿

打回原形

自留地:

打回原形















机会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








他自认为自己抓紧了每一个机会,可是天往往不遂人愿。








他不是第一次碰壁了,他曾经以为自己会成为一个篮球手,现实是他最后来到了韩国。








然而这次他心中却也有点惶然:私下接触他人,消失数日断绝联络,无论哪一项,在那个严苛的公司里都是该被严惩的行为。








 








想飞却终究飞回到原点,他却毫无其他选择,多么讽刺。








他犹豫了片刻,终究还是敲开了那扇熟悉的门。








 








如预料中一样,应门的是黄子韬。毕竟他回来这个消息,最先告诉的就是他。








黄子韬打开门,头发还支棱着,看样子刚从床上爬起来。








看清楚门外的对象之后他先是一愣,紧接着就眼睛发红的扑过去,好像得到什么失而复得的宝物一样,语带哭腔的开口道:“队长,你终于回来了……”








他感觉被密不透风的拥抱着,他从颈旁毛茸茸的脑袋看过去,看到身后队员脸上含义复杂的表情。








他下意识就想把怀里人推开,然而对方紧紧的攀着他,甚至哽咽了起来:








“我就说你怎么可能不回来,他们还不信我……”








 








他反手带上门,这样,他又回到了这个熟悉的监牢。








这一切都是那么令人生厌,从房间的装潢到角落摆放的花瓶,到成员脸上微妙的表情,再到怀里的这个人。他心里感到恶心极了,他想愤怒的砸东西,他想大声的吼着说别他妈这么看着我,却完全师出无名。








激烈的情绪烧得他喉咙发干,最后说出口的话却是:








“我当然会回来,谁说我不回来了。”








 















大概是出于团队发展的考虑,公司对他的惩罚并没有想象中的可怖。








他心中其实是无所谓的,做出了选择自然要付出代价,这是理所应当的道理。








比起公司对他的惩罚,黄子韬变本加厉的粘人劲更让他头疼。








像是要弥补之前他消失的日子似的,黄子韬一有空就找他出去逛街,爬山,吃东西。








他用了许多个借口推诿后,终于想不出新理由了。








“老出去逛你不烦啊。”








“不烦啊,队长你不想和我一块儿出去吗?”








“我也有自己的事啊。”








被这么堵回去,黄子韬露出了忿忿不平的小表情,“队长我这不是怕你因为公司的事情心情不好嘛,出去逛逛多解压啊。”








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吃吃喝喝就开心了吗?他很想这么说,却只是笑了下:








“噢,那我谢谢你了还。”








 








出道这么久,大家或多或少都变了些,只有黄子韬,这个奇葩,依然分毫未变。








身高长高了头发从黑变黄到五颜六色都过了一道,包装得再成熟帅气,内里还是个幼稚的傻逼。








他看着黄子韬吃着自己买的旋风土豆,笑眯眯的对他说队长你对我真好,心里这样想道。








 















第一次见到黄子韬的时候,他已经在公司训练了好几年了。








来来去去的练习生一茬又一茬,他见得多了,并没放在心上。








直到有一天公司高层煞有介事的把黄子韬介绍给他们这些中国人,“他韩语几乎零基础,你们多帮帮他。”








本来在异国他乡,除了抱团取暖之外,更多的就是自保为上,谁愿意搭理将来可能成为竞争出道名额的对手。








但是那一天他结束训练后,看到一个人落单走着的黄子韬,鬼使神差的想起了那句话。








“多帮帮他。”








 








他快步走上去,拍了拍低着头的那人肩膀,用中文说道:“一起去吃饭吧。”








 








于是就如同沾上了不得了的强力胶一样,对方似乎把他看作飘在异国他乡的一根救生浮木,天天跟着他。








一起训练一起吃饭一起买衣服,他们一同走过许多地方。








他爱戴克罗心,黄子韬就学着他买一堆首饰,他耳朵一串耳洞,黄子韬就学着他打了一模一样的耳洞位置。甚至出道后他们都是一样的rap担当。








他习惯了一个人,可是多一个小影子跟着他感觉也不坏。








 








黄子韬小孩心性,心里藏不住事,有什么开心的不开心的都爱和他说,这个习惯一直保留到了出道后。








他一般都是心不在焉的听着,偶尔点头回应对方的抱怨和絮絮叨叨。








他以为他的神游被伪装得很好。








直到黄子韬有一天一脸郑重其事的和他说:








“队长,你能帮我分担我的烦恼,我真的很感谢你。”








“可是,你却从来不和我说你的烦恼,我也想倾听你的想法。”








“能不能下一次,把你的心事也说给我听?我想帮你分担你身上的担子。”








“我们彼此没有秘密,好吗?”








他想,你以为你是谁,如此自以为是。








他果然不喜欢黄子韬。








 








他笑了下,不置可否。








 









梦想之所以被称为梦想,多半是因为没有实现的缘故。
他以前的梦想是当一名篮球手,后来这个梦想破碎了,又阴差阳错的去异国出道当了明星,离以前的梦想越来越远。
要问现在的梦想是什么,他也答不上个所以然来,总之和做个偶像歌手没什么关系。

和队里其他人不一样,他对所谓的韩流完全不感冒,也对唱歌跳舞毫无兴趣。
一天枯燥繁杂的课程训练之后,他会去汉江边走走,站着吹会风,偶尔抽根烟。
那时他和宋秉洋关系好,有时候两人会一起过去,有一次宋秉洋叼着根烟对他笑骂道:“站那不说话装什么逼呢?”
“我是在想,我浪费了多少时间,还要浪费多少时间。”他没转头,继续望着江水。
“我就说你少看点心灵鸡汤吧,都想些什么呢,”宋秉洋撇嘴笑了下,停了一会,换上了一副认真的神色对他说。
那句话,他到现在都还记得。
“老吴,别瞎想,我们一定都能顺利出道,大红大紫,到时候一起衣锦还乡。”

那时说这话的宋秉洋早就离开了,而他一个人还在黑暗里走着,看不见光。

“所以队长,你的梦想是什么呢?”
他仿佛如梦初醒,看了眼满是关切表情的黄子韬,又看到旁边正等待他回答以做记录的采访人员,微笑了一下:
“以前是当一名篮球手,但现在希望团队能走得更好。”

自上一次脱队事件后,他并没有变得收敛,反而更加我行我素起来。
出去约会、私联粉丝又怎么样,反正大家都是这么做的,何况,还有黄子韬帮忙呢。
他回复着女友的kkt消息,十分漠然地想道。

等到玩完回到宿舍,已经是后半夜了,他放轻动作回到房里,还是吵醒了黄子韬。
黄子韬睡得迷迷瞪瞪的起来,揉着眼睛抱怨道:“队长你怎么才回啊,今晚经纪人哥问你到哪去了,我差点就兜不住了你知道吗!”
“我和朋友聚会去了。”他坐到床沿,看着对方充血的眼睛,心里难得的产生了点歉意。
他拍拍黄子韬的肩膀,“多谢你了。”
一来二去黄子韬也清醒了点,眨了眨眼睛,问道:“队长,你今天是怎么了,访问时还走神。”
他晃了晃头,敷衍道:“没什么,就是想别的去了。”
黄子韬还想再问,但看他一脸不想再谈的表情又闭上了嘴,半晌呐呐的憋出一句:
“队长你以后还是别这么晚回了,经纪人哥那边不好交代,我也会很担心的。”

听到最后一句,他颇为玩味的抬眼看了过去,黄子韬脸上一片真诚的表情,见他看了过来,眼里却闪过了一瞬而逝的羞涩。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他微笑着,摸了摸对方的头。
被他触摸的人瑟缩了下,然后软声说道:
“没,没什么。只是队长,你出去……约会,还是小心点,被发现就麻烦了。”
“你这么确定我去约会了?”他明知故问道。
“那当然!我都闻到你身上女生的香水味儿了!”黄子韬露出个小样儿别装了的表情,戳了戳他的锁骨部位。

“味道有那么浓吗,我怎么没闻到?”他佯装闻了闻自己的袖口,摇摇头道,“你骗我吧。”
黄子韬凑到他身前嗅了嗅,抬头道:“这味儿还不大——”然而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往前一拉,扑到了身前人的怀抱中。

他们离得实在是太近了,几乎都可以感觉到对方呼吸的气息。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黄子韬,那双眼睛里的东西实在是太精彩了,有尴尬,有惊讶,有懵懂,还有一些自以为被掩藏得很好的情绪。五光十色的混杂在一起,异彩纷呈。
他深深注视着黄子韬,平淡的开口道:“我身上真的很香吗?”

黄子韬觉得周身的香水味儿像毒气一样麻痹了自己的神经,他有些无措的张开口,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半晌才对着那双黑曜石一样的眸子迟缓的答道:“是,是啊。”
然后对方轻笑了下,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
“早点睡。”
那双眼睛里,除了笑意,似乎还有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
他不懂,直觉也不想弄懂。

怀着一种胜券在握的心情,他满意的离开了。
他终于明白黄子韬为什么做出之前那些略显奇怪的举动了。过度依赖他也好,全心全意支持他也好。
靠过去的时候,黄子韬会脸红,视线会游移,会惊慌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心跳变快,体温上升。
这一切真是太熟悉了。而这些都指向一个原因——
他想,他确定了,黄子韬喜欢他。








 









中学的时候在学校担任篮球队队长,算得上是个校园风云人物,有不少心怀仰慕的女生表露过心意。后来到了韩国出道,也顺其自然的交过几任女友,并不用刻意去追求些什么,毕竟他从来不缺乏爱慕者。
知道自己的异性缘一直好到爆棚,不过没想到对男人也管用。
想到这,他不禁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荒谬。
在这之外,却又涌现出微妙的得意之情。

“先打到这里,休息一会。”他拍了下手里的篮球,对黄子韬扬了扬头示意到旁边坐坐。
黄子韬拧开一瓶运动型饮料,递给他:“给,队长。我今天特意带了水过来。”
黄子韬这动作突然让他想起了中学时在操场边给他送饮料的小女生,那时候校园女生纯情羞涩的表情和黄子韬的脸重叠起来,他不禁为这个想象画面喷笑了出来。
“怎么了?”黄子韬奇怪的看着他。
“没什么。”他犹带笑意的摇摇头,伸手接过水。
夜晚的篮球场灯光不算特别明亮,他隐约看到黄子韬眼里带着迷惑不解的神色,微微皱着眉,认真的,执着的,注视着自己。
看到这样专注的眼神,他忽然想逗逗黄子韬了。

他从口袋里摸出一包烟,递了一支过去:“抽吗?”
黄子韬嫌恶的看他一眼,摆摆手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抽烟。”
他当然知道黄子韬不抽烟。
他自顾自的点了一根抽上,在一片烟雾缭绕里看似很随意的问道:“为什么不抽?”
黄子韬抱着手里的篮球,想了想答道:“不喜欢烟味,还会得肺癌。”
他嗤笑一声,喷了一口烟过去:“你能说点好听的吗?”
黄子韬挥了挥手驱散烟雾,一脸笑意地对他说道:“不过队长你抽烟的样子真帅。”

他哑然失笑,一瞬间有种逗人不成反被调戏的错觉,然而他马上收敛了笑容,沉着一张脸,把手上燃着的香烟塞到了黄子韬的唇间。
“吸气。”
黄子韬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有点懵,但是队长严肃起来的表情显然很有威慑力,他只得乖乖的依照指示。
刚吸入一口气,那火辣刺鼻的味道差一点让他窒息。他心中一发狠,紧紧地闭上双唇,将那股刺鼻的烟雾全部吞进了肚子里,等到吐出稀薄的烟雾时,眼睛里已经被刺激得流下了眼泪。
他泪眼朦胧地抱怨道:“我难受……”

黄子韬在头晕目眩里似乎听到了一声轻笑,有人轻轻地拭去他脸上的泪水,拿掉了他嘴角的香烟:
“烟,是这样抽的。”
吸了满满一口烟雾的双唇贴到了他的嘴上,一股股烟雾从齿列到舌尖,缓慢的渡进了他的唇中,转了一个圈,又被吸了回去。
双唇相接,唇舌交缠,渐渐的,所有的烟雾悄然消失,只余下淡淡的尼古丁气息,和对方口中隐约的饮料的柠檬香味。

虽然呛得人发晕的烟味已经差不多消散,但黄子韬却觉得自己的脑袋更加混沌了。
他怔怔地看着眼前人,震惊得一开口都结结巴巴的:
“队、队长……你这是……?”
他不知道该把刚才二人的行为归咎于什么,说到一半便有些难堪的住口了。
“你刚不是呛着了,难受吗?”对方一脸气定神闲,十分自然地帮他抹了抹嘴唇,“你现在还难受吗?”
嘴唇被粗糙的指尖摩挲着,黄子韬感到脑海中一片轰鸣,无法正常的进行思考,在混乱中木然地摇了摇脑袋。

夜色更深了,黄子韬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却清晰的听到了那蛊惑一般的声音:

“我教你的抽烟,你学会了吗。”








 









经过篮球场上那个意外之后,对,他称作那为意外,一时兴起的意外。
他想自己大概欠黄子韬一个解释,尽管还没想出合理的说辞,但对方似乎也不想给他机会解释,想尽办法避免和他产生交流。
做得太过明显,以致于令其他成员也发觉了。
“KRIS,你最近都不陪TAO洗澡了?”有成员特意拦住他问道,“你们吵架了吗?”
他没说话。对方于是当他默认了,拍拍肩安慰道,小孩子气,别介意。
“我没和他生气,他和我生气呢。”他笑了下,半真半假的答道。

黄子韬和他生气,他确实是没放在心上的。
一方面是觉得之前的事情的确是自己做得不地道,另一方面是黄子韬生气与否,对他来说实在是毫无关碍。
但有些事情,还是得解决掉才行。

吃完晚饭,他径直走向黄子韬的房门。敲了两下,里面没有声音。
他很有耐心的站在门口等了会,“韬,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我有事情和你说。”
话音刚落不久,里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然后门开了,出现的是黄子韬那张没什么精神的脸。
这副病怏怏的样子倒是把他吓了一跳。他一把拉住黄子韬的胳膊,对方像是有些脱力地往他身上倒,他赶紧把人扶到了床上。
“你这是怎么了?”他伸手去摸摸黄子韬的额头,还好,没有发热。
“我吃了点感冒药,困着呢。”黄子韬无精打采的看他一眼,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呢。”他笑了笑。
“……”黄子韬没出声,只是微微皱起了眉,安静的看着他。
“有人问我们俩是不是吵架了,”他顿了顿,“你说,我要怎么回?”
黄子韬眉头一挑,像是想说些什么,最后瓮声瓮气的憋出一句:
“谁说的啊,哪吵架了。”
“我还以为你因为之前篮球场那事生我气呢。”他装作不经意的说道,凑过身替黄子韬掖了掖被角。
或许是因为他的话,又或者是因为他凑近的动作,被子下的身体陡然变得僵硬起来。
他轻笑一声,揉了揉黄子韬的头发。“没有就好。你好好休息吧。”

日子在两人的僵持中不咸不淡的向前走着,黄子韬爱躲着他——那就让他躲吧,反正自己也不是没为改善他俩之间的关系作过努力。
既然对方不领情,那就不领情吧。他有些无可奈何的想道。

没有黄子韬,他依旧进行着自己的人际交往,直到午夜时分才回到了宿舍。
他之前喝了点酒,此时觉得喉咙有些干,在黑暗中坐了一会,决定起身去厨房倒杯水喝。
没想到,半路上和黄子韬不期而遇了。
他瞅了眼对方糟糕的脸色,心想感冒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好,好心倒了杯温水递过去:“喝吧,身体好些了吗?”
黄子韬没理他,自顾自倒了杯水,一下令他悬在半空的动作显得傻逼极了。
他放下杯子,头一回有些真的动怒:“黄子韬你怎么这么矫情?”
“我矫情?”黄子韬的声音是嘶哑的,却因为怒气而拔高了声调,“你是不是——”
没等剩下的话说完,他一把扯过黄子韬,沉声道:“别在这儿吵,回房说。”















这一章老是被吞,直接发图片地址好了T T








http://t.cn/Ry9Sqdt
















尾声

黄子韬搬离了宿舍,住到了K队。
其他人对此并不意外,毕竟他俩之间的间隙已经显而易见。有成员宽慰他,说TAO一时任性罢了,到时还会搬回去的。
他笑笑不语,心里却说你还是去安慰黄子韬吧,毕竟受到精神肉体双重创伤的可是他。

对于他和黄子韬之间所发生的事情,他觉得不过是个意外罢了。
他当然是喜欢女人的,他也从来不缺女人。
是错误,修正便好。
他依然在正确的轨道上行驶着。

这一次他和黄子韬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僵持中,然而他却反常的并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心思去挽回些什么。
毕竟他就要走了。

他一边整理着东西,一边想起了以前黄子韬粘人粘得紧的时候,自己曾经半开玩笑半认真问的问题:
“我要是不在,你可怎么办啊。”
那时黄子韬是怎么回答的?
他笑了笑,十分不以为然的看了过来,好像在说你怎么会不在呢?
眼神里盛着满满的信赖与依靠。

他想,这一回,黄子韬终于该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愚蠢。
不知到那时候,他又会流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他这么想着,脸上露出一点恶意的微笑。
他慢慢地打开门,回头望向那个再也不会回来的地方,无声的做了个口型:
“bye-bye”













-END-







【知乎体】【牛桃】与真爱擦肩而过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顾良辰_:



与真爱擦肩而过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题主:分分合合那么多次,每次遇上然后得以在一起的人,我都会下意识地认为他大概就是真爱了,可是每一次,每一次都以失败告诉我,并不是。是不是所有没能在一起的人都不是真爱呢。究竟遇到真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与之擦肩而过又是怎样的感受?


 


 


答主:会飞     熊猫痴迷爱好者


 


谢邀。


 


朋友看到这个话题时,笑着拿来给我看,说是实在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回答这个问题了。我想也是了。


 


因为,没能在一起的人并不就不是真爱,而最后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也未必是你真正的爱人。


 


已经是很多很多年以前的事了,现在想起已然恍若隔世。


 


那时的我,还是个处于叛逆期的傻小子,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惧怕。成绩烂到不行,什么都不会,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人生方向,只觉得每天都这样的过,泡吧,夜店,酒和游戏,还有一群狐朋狗友。


 


直到有天被母亲拿着成绩单糊到脸上的时候,才知道羞耻,如同恍然大悟般。颓废了太久,就想着可不可以找点正途的事去做,当过服务生,刷过盘子,调过酒,却始终无法通过这种工作满足自己的生活需求。这个时候的自己年轻气盛,觉得明明已经成年了,为什么还要靠着母亲的补给才得以过活。


 


后来,拼着自己有一张好看的完全不比韩团那些美男逊色的脸,我去了韩娱做练习生。


 


很多事都会和想象中有着巨大的差距,没有什么是例外的。在这个陌生的国家,我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感受,学会了委曲求全,学会了冷漠,每天把自己藏在一个没有阳光的地方,在脆弱之处一笔笔划上伤痕,使之可以变得坚硬。


 


这两年间,我得到的是一身伤,是肌肉劳损和各种关节疼痛,我清楚地知道自己失去了快乐的能力,失去了同情心和同理心,甚至还有四颗智齿。这一切,只是为了有一个机会可以上镜,然后,在上镜时可以更好看一点。


 


我一直以为自己大概就要这样过了,直到我遇上了他。


 


大家知道熊猫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吗?是软萌的国宝,还是傻兮兮的宠物,于我而言,他是我甩不掉的包袱,是我的责任,是我的,日升月落。


 


微弯的眼角,上挑的嘴唇,我第一次发现一个男孩子可以长得如此干净可爱,满满的少年之气,像冬日里的一缕阳光。说话也总是软软糯糯的,像个半大的傻小子,不过,我遇上他的时候,他确实就是个孩子。


 


经纪人把他丢给我照看,是了,那时的我们已经在准备出道的各种事宜了。一天恨不得变成四十八个小时来用,忙碌且快乐着。


 


他的一切都是我手把手的教的,韩文,rap,跳舞,走位,当然还有着装。一件件衣服,一个个配饰,都是我一一帮他搭配,看着他渐渐变得越来越帅气。


 


我和他在春天的树下散过步,畅想过未来的美好,一起去看过夏天的海,踩着水花,喝着韩国独有的难喝到不行的啤酒,聊着各自的过往,在秋天落叶纷飞的街道上踩着单车,去那一家饰品店里给彼此挑选过礼物,在冬天的寒冷中,暖过他的手,手臂上挂着他的外套。


 


在时光旖旎的缝隙中,揽过他的腰,吻过他猫咪般的嘴唇。


 


我的人生在遇到他的时候,就好像走过了漫长,寒冷的冬夜,一直走到了炎热的夏季,可以肆意吃冰,要吹着冷气才能入睡的夏季。


 


我始终会记得他趴在我的身上许诺着,在他二十二岁的时候要和我一样,眼睛里透着的光。


 


他一直都是一个很会撒娇的孩子,明明有一米八的个子,小可爱做起来也毫不做作,可爱的我好想把他拆腹入肚,所以我异常喜欢拒绝他的邀约,听着他软哝的撒娇。


 


但是,我的小孩子自然有着他的担当,武术耍起来就像一头小豹子,虎虎生威,尽管,一身伤病,尽管,我一直都很担心他的高难度动作会不会让他受伤。而且,他还有着最柔善的心肠,什么事情都很会为他人着想。


 


我当时的队友们都笑我说,我像养了个孩子,可是没有人能懂我的满足,看着他就有的满足感与自豪感。


 


我最怀念的就是咆哮时的舞台,我们刚刚大势,没有任何杂质,有的只是彼此和舞台,还有梦想,再苦再累,都觉得是有回报的。


 


我的小熊猫也不例外,我一直认为他的眼睛里有这一整条银河,在他和我说好要一起走到顶峰的时候。


 


 


朋友调侃我,说我连那么久之前的虐狗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怎么可能记不清楚,那些事是我现在想来都会笑出声的过往,也大概是我后半生要拿来回忆的所有精神食粮了。


 


因为,所有的感情,都有个不知所谓的后来。


 


我承认,这个后来是我一手造成的,是我的野心作祟。


 


我,要对这个决定负上全责。


 


我在团队如日中天的时候选择离开,诚如我前面所说,这是我的野心。


 


说到底,不过还是年少轻狂,不知所畏。


 


我的梦想是能做个演员,公司却推掉了所有找上我的剧本,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快要被大强度的练习拖垮了,公司却不允许我离队治疗。


 


拿着被公司抽成后仅剩的微薄的薪水,连我的初期治疗费都付不起。我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我继续留在这里。


 


只除了他,他是那么的爱着现在的一切,我的小太阳,我的小熊猫,我知道他对这里的一切感情,可是,我已经不再年轻了,我不得不为自己以后的出路着想,我想要离开,甚至我想过我可以带着他离开。


 


但我又怎么能带着他离开,在我自己都不确定自己的未来的时候,我又怎么义正言辞的让他放弃他的深爱和我一起离开。


 


所以,我放弃了我的团队。


 


我,放弃了他。


 


我再也看不到那个快要二十二岁,就快变得和我一样的他,那么样优秀的他。


 


这几乎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啊。


 


我只能故作平静的接受他知道事实后的怒气,看着他满脸泪水要我留下,听着他一叠声地叫我哥哥,质问我为什么要放弃许诺好的未来。


 


我知道,从那时起,我已经失去了给他擦泪,拥他入怀的资格。


 


从此以后,一别两宽,各自婚嫁。


 


 


 


后来的后来,我实在无法想象,我和他到底还是到了如此境地,走着走着就走散了,爱着爱着就失联了,连回忆都慢慢淡了下去。我深刻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慌乱,在我转身回头往后望,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的时候。


 


这就是我和我的真爱擦肩而过的感受,在扣第二颗扣子的时候就扣错了,直到最后才发现,不想更改但又不得不更改,我死都敢不承认自己犯过的错误,在最终发现之时,还是咬着牙死撑,最终也只能是是落得个孤独而终的结局。


 


所谓真爱,是你打心底里真正爱着的那个人,在爱的面前,在一起与否已经不再重要了,你会惦念他,爱着他,满满过往全是他,心里所有的角落都是他。


 


 


说一句最俗不过的话,【眼睛里为他下着雨,心里为他打着伞。】


 


刚刚看到有人留言问我,为什么那么爱他,却不回去找他?


 


我选择了向生活低头,选择挥霍了自己的爱情,我还有什么资格在谈爱他,是我一手把他带上歧途,如今他已回归正途,我一人溺亡就好,如必还要拉他一起沉溺。


 


行文至此,也该结束了,希望再看这篇东西的你们都可以爱上真爱,与之厮守终身。


 


【再见了,我的小太阳,我的小熊猫,我的青山长河,日升月落。】


 


————————————封————————————



【知乎体】【牛桃】你是如何认识你的爱人的?

顾良辰_:

你是如何认识你的爱人的?




 




题主: 圣诞刚过,看到街上一对一对组团来虐单身狗的各种情侣们啊,就各种来气,虽然我也是其中一员(*/w*)。




为了虐的更彻底一点,来来来,大家来说一说你们都是怎么认识你的爱人的呢?让我们给广大的单身狗一个爱的范例~




 




答主:会飞    三环十二少




 




 




刚刚看到手下人在回答这个问题,丫的,他那点破事逮谁都得和谁唠上三四遍,不就是在大马路上看见个漂亮妞,你看上人家,人家也看上了你,然后直接去开房上床那点着事吗?我都不好意是说你,看看你那妞,长成那样也较好看,真是跟爷跟了那么久,品味一点也没提升,真是败笔。




 




说远了,说远了,爷是想来说说爷和爷的另一半的事儿,那才叫精彩,那个谁,听着点,别再天天瞎在那里白话了。




 




去年冬天,小爷我带着自己一帮手下去夜店耍,也是个圣诞节,店里气氛也十分热闹的,不过还是老三样,音乐,舞池和好酒。爷都玩腻了,正准备砸桌子走人的时候,店里的经理突然过来拜托我,说是还有点好看的节目,让爷再等等。




 




反正回家也没多少事,我就在酒吧多喝了两杯,暂且等他一等,看看那孙子能搞出什么花样。




 




果然是有花样,那孙子找了个美女在台上跳钢管舞。




 




钢管舞是不新鲜,可是新鲜的是那个小美人啊,别的不提,就那身段就值得回味啊。光是身高就足足有一八几,裙子下面的腿也确实白皙修长结实,包臀裙下的屁股也实在是足够挺翘,腰也是足够柔软,可惜啊可惜,就是胸小了点。




 




可是人家的脸长得够味啊,一双大眼汪汪,眼尾轻轻上挑,半挑起来看人就足以让人心驰荡漾,关键是人家还有一张好看的嘴儿,唇上有着饱满的唇珠泛着蜜色的光泽,真的是好像让人抱在怀里彻底蹂躏一番。




 




可是爷是文明人,不干那些偷鸡摸狗的事儿。再说了,这些个夜场的妹儿,哪一个不是碰了以后能惹一身骚啊。




 




爷是看得开,但有人想不开啊,爷刚下停车场就看见一人在划拉爷的车,爷的恩佐法拉利就他丫的给人当场划拉了。




 




手下人即刻把人按住了,等爷过去才发现,这不是刚刚跳舞那小美人吗,近看比远看还有味儿啊,不过,爷就纳了闷了,爷也没对她做什么啊,为什么就划了爷的心头好呢?




 




后来,爷才知道,她这哪里是划了爷的心头好啊,简直就是把自己变成了爷的心头肉,还在爷的心上狠狠地开了一枪啊。




 




只可惜,爷也不知道之后会是这种关系啊。当时,就找了间房,绑了小美人,打算带回去审审。这小美人也烈性,中间挣脱了两回,差点就溜了,后来还是被抓了回来。




 




这一审才知道,爷看完表演,去谈谈下季度生意的时候,这小美人给人撩了,美人气性特大,下来就把撩他的人的车给划了。




 




结果划成了爷的车。




 




这小美人道歉态度也好,又说会赔偿损失,爷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其实当时也是看她长得漂亮,也不太想为难她,留个联系方式,就放她走了。




 




说句实话,也没想让她赔偿,一个酒吧跳舞的说句实话能有多少钱呢,爷要的是个态度,你认这件事是你做的,也表明了要负责的态度,爷就不会再想着法的讨债了。这样你轻松,爷也安宁。




 




就在爷都快忘了这事儿的时候,手下人说,一小男孩来还修车的钱,爷当时也觉得好奇啊,没有小男生欠爷的钱啊,这年头还有上赶着还钱的?




 




这一出门,现在想想,也就等于基本上把自己一辈子都赔出去了,关键是还觉得是值得的。




 




来的小男生和那天那个小美人儿长得一模样,甚至比那个小美人还好看,清秀、俊朗,一副干净的少年气,有着属于他这个年纪的张扬,但看起来又极是乖巧,一开口,软软糯糯的样子比那副撩人的模样,还让人有抱在怀里决不放手的欲望。




 




爷也确实这样做了,调查他的底细,了解他的过往,认识他的朋友,培养共同的兴趣爱好,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小美人紧紧抓在怀里。




 




好啦,说远了,小美人还等着爷去吃饭呢,这不,在一起快一周年了,还是这么粘人啊。




 




————————————封——————————————




 




评论:好吃甜腻的小桃子  我家先生真是傻




 




我说怎么在餐厅等了你那么久你都没来,原来在这晃悠呢。




 




嗯,写的不错,看得出对我的真情实感,今天就原谅你让我等那么久了,晚上不用睡沙发了。




 




都一周年了,我告诉你一个惊天大秘密吧。




 




店里的经理是我的好友,钢管舞是我现学的。




 




女装是因为我以为你喜欢女人。




 




我以为你会来撩我,但你没有。




 




所以,我划了你的车。




 




我以为你会来要债,但你没有。




 




所以,我只好自己去送钱。




 




亲爱哒,我真的,很爱你。




 




                                                             【完】





对于真人cp的一些唠叨

彼得潘不会讲情话:



有的时候真的觉得喜欢真人cp的都是喜欢自虐还内心强大的妹子。因为从一开始我们每个人应该都知道很多都是脑补,不论是他和他还是他和他都只能是朋友,是哥们。后来的他会有一个女朋友,后来的他会有一个好妻子,后来的后来他和他都儿孙满堂。我们都会祝福,一边哭一边笑的祝福。cp饭对真主的爱不比唯饭少,我们一样希望他们幸福,甚至有时候希望自己喜欢的cp永远是自己的脑补不要真的相爱毕竟这条路太难走,可是我们还是忍不住希望他们在一起,因为他们好的只有对方才能与之相配。所以萌真人cp的妹子应该都是内心强大的吧。
从开始我们每个人都清楚这是一场梦,可是我们贪恋这梦里的温暖。萌真人cp就是玻璃渣里捡糖吃,我要的也很简单,有的时候真主的相视一笑都会开心好久。一块糖能磕好几年。
我喜欢过挺多真人cp,牛桃,军烨,胡霍,嘉成兄弟,獒龙,昕博等等。以前我以为是不是我喜欢的真人cp都不会有什么好结局,后来我发现每个真人cp差不多都是如此。其实他们的结局很好只是不是我们脑补的那些,各自安好也许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像刘烨胡军十年后他仍叫他师哥,他仍然是他的好朋友好兄弟。多少年以后他和他都老了,有空可以一起下下象棋,聊聊天,看着彼此家的孩子成家立业。这就很好了不是吗?
哪怕有的时候我们会因为他们难过但是他们过得好不也是我们对他们最大的期望吗?
梦做给自己,泪也流给自己,祝福都给他们。
这个世界他们不曾相爱也许在另一个世界他们也曾天荒地老。

我忘不了那个滑跪